失控的山西金融生态!中小银行成了德御系+东旭系提款机 多官员落马
债券说 2020-09-10 来源:债券说
一份迟来的2019年年报揭开了河北首富李兆廷财务困局一角。存贷均达数百亿、陷入债务违约的东旭集团,被视为继康美药业之后,资本市场的又一经典案例。

一份迟来的2019年年报揭开了河北首富李兆廷财务困局一角。存贷均达数百亿、陷入债务违约的东旭集团,被视为继康美药业之后,资本市场的又一经典案例。

值得的是,2019年年报中,东旭集团通过会计处理下调了货币资金后,对暴增至660亿其他应收款计提了1/5的坏账,而这些其他应收项目方,清流工作室辗转探寻北京几家公司,不是注销,就是早已搬离此地,无迹可寻。

以12亿应收款无法收回的北京华信智嘉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为例,2017年成立,目前已经注销。其工商注册地位于北京海淀区上庄镇上庄路115号院实际上是上庄镇供销社大院,2017年曾外包出去提供办公室租赁,后来由于多家涉及诈骗业务,联系不上对方,而被物业管理方直接注销了。

而东旭集团最大的一笔坏账来自声名狼藉的“德御系”——以晋中商帮之力围猎多只美股、A股公司而闻名。东旭集团2019年年报显示,东旭集团曾向德御系旗下的龙跃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龙跃公司”)出借128亿资金,2019年计提坏账准备38亿元。

这笔巨额坏账,暴露了东旭集团跟德御系之间的联系。清流工作室的调查显示,东旭集团向德御系出借128亿资金、在2019年年报中计提38亿巨额坏账背后,双方还有另一个惊人的联系——在过去两年中,通过层层股权质押,至少德御系涉及的四十余家农商行,成为东旭系的提款机。

李兆廷结缘山西

李兆廷家族发家河北,通过光电显示产业发家,相继收购3家上市公司——东旭光电、东旭蓝天、嘉麟杰三家上市公司,将产业布局到新能源、房地产、环保、金控等各领域。

借助华融系资金、二级市场定增募资以及银行贷款,东旭集团疯狂并购以及和地方政府合作投资建设产业基地,资产规模迅速从2014年的333亿元,攀升到2019年的1966亿,直接上升了6倍。创始人李兆廷也因此荣登河北首富的宝座。

首富宝座盛名之下,依靠的是举债规模的大幅上升。短短的5年时间里,东旭集团及其子公司的负债规模上升了7.7倍,从198亿元攀至1517亿元。

尽管李兆廷产业布局全国多个地方,但此前鲜少踏足山西。公开信息显示,李兆廷和山西结缘的第一站是山西的朔州市。2016年3月,李兆廷带队考察山西朔州的新能源项目时,正值朔州市农村信用社改制、打造多元化股权结构之际。

李兆廷首签的是朔州农商行改制项目。东旭集团自前一年在西藏拿下第一块金融租赁的牌照,并在天津获得商业保理牌照后,正急于扩大金控版图。

当年7月22日,李兆廷和朔州区农信社负责人则达成协议,东旭集团出资3亿元,参与朔州农商行的组建,持股30%,为朔州农商行的第一大股东。

当天,李兆廷在华昱酒店见到山西省农村信用联社前党委书记、理事长崔联会时,野心勃勃地称,自己来朔州考察有两大目的。一是借助朔州市朔城区和平鲁区合并新设朔州农商行的时机,东旭集团以第一大股东的身份加盟,协助农商行做大做强,打造当地资产突破1000亿的标杆银行;二是拟在朔州市投资建设20亿元的光电显示生产基地。

不过,朔州农商行的改制并不顺利,2年后方正式挂牌。而此时的东旭集团早已控股衡水银行,参股包头农商行。

而因为参与朔州农商行改制的契机,东旭集团被树立为山西引进的标杆企业。随后,东旭集团被邀请参与山西德御系债务重组,化解德御系制造的金融风险。

德御系,长期以来被塑造成晚清晋商荣光复兴的新一代力量。德御系在资本市场的版图和影响力堪比德隆系,德御系四大掌门——任永青、张俊德、郝建明、田文军,以经营粮食贸易组团资本运作,将德御坊送上美国纳斯达克OTCBB(场外交易市场)。

田文军为德御系核心人物,此后还运作稳盛金融,再次登陆美国资本市场,后因为操纵股价被强制退市。2014-2016年的3年时间里,德御系疯狂在A股市场收购3家上市公司——齐星铁塔(现为ST北讯)、顾地科技、民盛金科(现名任东控股)。

德御系南征北战资本市场的同时,还借助山西2011年开启的农信社改制时机,高度渗透多家农商行,其中包括山西潞城农商行、山西榆次农商行、山西左权农商行、山西寿阳农商行、晋中银行、晋中开发区农商行等。

外界无法计算清楚德御系掌控的银行数量。这些农商行均有持股其他农商行,而改制后股权结构通常是几家法人股东和上百位的自然人组成,自然人很难穿透背后真实身份。

德御系2017年暴雷。次年,山西成立化解风险小组,对德御系债务重组。刚刚成功完成朔州农商行组建的东旭集团,成为山西化解德御系风险的首个引进目标。

德御系反哺的52笔股权质押款

与掌握了多家农商行的“德御系”相遇,河北首富李兆廷开启了频繁向德御系的农商行质押公司股权融资之路。

清流工作室发现,李兆廷家族先后多次将旗下的企业股权质押给山西的农商行,一共52笔。而这些农商行的共同特点都与德御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以东旭集团的股权为例。

东旭集团由东旭光电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东旭投资”)持股51.46%、北京东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北京东旭”)持股25.28%,李青(李兆廷的妻子)持股19.49%和李文廷(妹妹)持股3.77%。

2018年11月13日,北京东旭将其持有东旭集团的62.5亿股权质押给山西太谷农商行、山西榆次农商行、山西盂县农商行、山西左权农商行、山西平遥农商行、山西寿阳农商行、山西介休农商行、山西孝义农商行、晋中银行等,质押股权比例占到其持有股权的2/3以上。

而上述农商行均为晋中市及其下辖县的农商行,股权结构中均有德御系的身影。德御系旗下两大主体公司——龙跃公司和和柚实业直接持股的农商行就包括山西左权农商行、山西榆次农商行、山西寿阳农商行、山西盂县农商行,而其余农商行均为这些银行参股银行。

而山西介休农商行、山西太谷农商行均为德御系直接持股银行参股的银行,而且两家银行的董事成员里的董事任永青正是德御系“四大掌门”之一。

不仅如此,2018年11月13日,东旭集团另一大股东东旭投资也将其持有的东旭集团股权质押给山西长治市的10家农商行,其中包括山西黎城农商行、山西襄垣农商行、山西潞城农商行、山西壶关农商行、山西长子农商行、山西屯留农商行、山西武乡农商行等。

这些农商行表面看起来与德御系毫无关系。但是他们的共同特点是位于长治市,为山西沁县农商行的发起股东。山西沁县农商行,因为历史风险大、包袱重、问题多,是长治市最后一家改制的农信社,由长治市10家先行改制的农商行共同组建,2018年12月26日,正式挂牌。

其中德御系控制的山西潞城农商行就是主要一家发起股东。山西潞城农商行,由德御系的龙跃公司持股7.5%,和柚实业公司持股7.92%。另外两大股东疑似德御系控制企业——晋中金晟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持股9.67%)和晋中百瑞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持股7.92%)。

山西寿阳农商行在起诉债务人的多份裁定书中,上述两家股东和德御系的和柚实业公司、龙跃公司,倍共同列为债权保全的被执行对象。

2019年7月,东旭集团在遭遇银行抽贷,资金几近崩断之际,位于山西吕梁市、注册资本不过数千万元甚至数百万的农村信用社再次慷慨向东旭集团输血。

7月24日,东旭集团还将其持有的东旭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的股份质押给吕梁市的数家农信社,包括文水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岚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石楼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汾阳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山西柳林农商行、临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吕梁市离石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等10家。

上述农信社股权背后股权结构混乱,难以穿透,但都为吕梁市农村信用社的发起股东。而吕梁市农村信用社的股东背后亦有德御系的背影。吕梁市农村信用社的股东之一为山西孝义农商行,而山西孝义农商行的股东为山西平遥农商行,后者正是德御系持股银行。


金融理财师网站 金融财经网站 宏观经济政策解读答案

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信息,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 高幸投资微信公众号

    高幸投资
    微信公众号

  • 高幸投资微博公众号

    高幸投资
    官方微博

  • 高幸投资理财师微信号

    高幸投资
    理财师微信号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0%的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