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植系、解直锟万亿资本浮沉 9家实控公司成色几何?
腾讯网 2020-02-19 来源:腾讯网
2月12日晚,融钰集团公告称,北京首拓融汇通过签订合作协议,借道汇垠日丰间接控制其23.81%股份对应的表决权。资料显示,首拓融汇为中植系旗下天津申威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公司)全资持有。换言之,中植系再扩资本版图,解直锟将成融钰实控人。

资本市场从不缺故事!

正如资本江湖,从不缺大佬一样。

比如时下,走上前台的中植系及解直锟。

疫情肆虐,不少实体企业的复工计划仍处暂停状态。

相比之下,资本市场早已热闹许久。

口罩股、试剂股、新零售股、在线教育股......,可谓热点频出、概念频换。或满仓、或踏空、或被套、或抄底,翻云覆雨间,挑动着一干投资者神经,演绎着人间喜怒哀乐事。

不错,资本市场从不缺故事。

正如资本江湖,从不缺大佬一样。

比如时下,走上前台的中植系及解直锟。

曲线入主融钰集团中植系被迫收购?

2月12日晚,融钰集团公告称,北京首拓融汇通过签订合作协议,借道汇垠日丰间接控制其23.81%股份对应的表决权。资料显示,首拓融汇为中植系旗下天津申威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公司)全资持有。换言之,中植系再扩资本版图,解直锟将成融钰实控人。

中植系、解直锟万亿资本浮沉 9家实控公司成色几何?

图片来源:融钰集团公告

北京首拓融汇表示,取得控制权后,其将按照有利于上市公司可持续发展、有利于全体股东权益的原则,优化业务结构,改善资产质量,提升公司价值。同时,不排除未来12个月内继续增持可能。

这自然引发了市场的强烈关注,一些投资者甚至开始跃跃欲试。

不过,多位市场人士分析,这或许又是一例资本运作失败,从而不得不“债权转为股权”的案例。投资者需理性对待。

这场资本故事,开始于2014年。

融钰集团前身为永大集团,前控股股东、实控人为吕永祥。主要生产永磁电气开关产品,2011年上市。

2014年大股东股份解禁后,吕永祥借股价走高不断减持套现,并在2015年底宣以每股10.75元价格,总计21.5亿元,转让所持2亿股(对应23.81%股份)给汇垠日丰。

2016年7月汇垠日丰完成入股,成为永大集团(随即改名成融钰集团)第一大股东,年仅32岁的互金玩家尹宏伟成为融钰集团董事长。

遗憾的是,3年多时间,融钰集团的表现并不如人意。

截至2020年2月13日收盘,融钰集团报3.43元/股,汇垠日丰持有融钰集团无限售流通股2亿股(23.81%股份),折合市值6.86亿元,较此前转让款缩水14.64亿元。

此前,融钰集团试图转型互联网金融,多次抛出收购第三方支付等金融资产计划,但都未成功。2018年7月,融钰集团又欲百亿并购假央企“中核国财”,遭到证监会的立案调查。尹宏伟陷入危局。

谁来接盘融钰集团?

其间,汇垠日丰曾打算将杠杆收购资金退出,由尹宏伟自己接盘。2017年12月底,汇垠日丰与尹宏伟控制的上海诚易签订股权转让协议,计划将融钰集团15%股份以20.16亿元转让给上海诚易,另5.81%转让给背后为长兴金控的安吉兴锋。若转让完成,上海诚易将成融钰集团第一大股东,尹宏伟也将从明面上实控该公司。

不过,从交易进展看,尹宏伟迟迟未接盘。2018年8月,15%股份的转让对价由20.16亿降至13.6亿元,尹宏伟依然未支付转让款,导致交易始终未完成。

在此背景下,中植系及解直锟走上前台。

一名资深并购人士表示,对于二者而言,此番上台或非本意。可能是中植出的优先级资金,然后玩家资本运作失败,中植本来是资金拆借方,被迫跳到前台。

此番言论,或许并非空穴来风。

据公告披露,浦发银行广州分行持有永大投资1号信托一般受益权对应资金7.17亿元,优先受益权对应资金14.33亿元,合计21.5亿元。

2020年1月6日,浦发银行广州分行与首拓融汇签署信托受益权转让合同,其中一般受益权(7.17亿元初始本金)转让总价款为1元。另据同日签署的信托合同补充协议,首拓融汇需追加1.8812亿元增强信托资金,用于支付优先信托的预期收益。

按2020年2月13日收盘价计算,优先信托受益权部分对应的市值仅4.57亿元,较之前的14.33亿元亏损高达9.76亿元。

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中植系实际出资不到2亿就拿下上市公司控制权,但后续需出资较多。原因在于,收购方拿下的信托计划资金本金余额及预期收益,对应的标的不完全是上市公司。

万亿版图扩张

值得一提的是,中植系近来资本动作频频。

2月10日同日,易联众披露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张曦拟将其持有的5.44%股份,以9.829元/股价格,总额2.3亿元,通过协议转让方式折价转让给西藏五维,当日,易联众收盘价10.13元/股。

股权关系显示,西藏五维系解直锟旗下企业。

再将目光拉向2019年,中植系的版图扩张更为瞩目。

2019年4月16日,ST中南公告称,控股股东25%股权授予中植系旗下的首拓融汇,中植系成为控股股东,解直锟成为实控人。

2019年5月初,中植系旗下的红信鼎通资本通过参与司法拍卖,获得*ST美丽5.23%股权,进而中植系合计持有10.20%股权,跃升为*ST美丽第二大股东。

2019年5月14日晚,皇庭国际公告,中植系旗下康顺晟源增资公司间接控股股东皇庭集团,获得其20%股权。

2019年6月20日,中植系旗下的中植融云、中植产投、丰瑞嘉华作为一致行动人增持*ST宇顺,合计获得29.19%股权。

同时,*ST宇顺股东魏连速将约786万股的表决权委托给中植融云,中植系因此合计持有表决权30%,成为控股股东,解直锟成为实控人。

5天后的6月25日,宝德股份公告,公司实控人赵敏、邢连鲜将其所持公司10%股权转作价2.5亿元让给中植系旗下的首拓融汇。转让完成后,中植系合计持有28.17%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

2019年11月20日至12月13日,短短23天,中植系又先后夺得康盛股份、凯恩股份两公司控股权。

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以来,中植系至少控参股了10家A股公司。

据融钰集团公告,加上融钰集团和易联众,中植系持股比例超5%的境内外上市公司已达26家,其中达到实际控制的公司有9家,即融钰集团、美吉姆、*ST宇顺、ST准油、美尔雅、中植资本国际、康盛股份、ST中南、凯恩股份。而大佬解直锟掌控的核心企业多达30家。

通过一系列眼花缭乱式的资本运作,一家掌管万亿资产的资本系,浮出水面。

打法彪悍割韭菜?

在业内,中植系向以彪悍甚至高调著称。

事实上,早在2014年左右,中植系就以“PE+上市公司”模式,通过定增进入上市公司上市公司收购中植系关联资产拉高股价减持套现”的打法,频繁进出上市公司。

常见的操盘方式包括,通过定增、资产重组、受让股权、增持、竞拍等方式进行资本运作,入主上市公司。旗下金控平台中融信托、中泰创展等,为其提供运作资金。

得益于上述成熟、体系化操作,从整体看,中植系战果颇丰,对其多数标的公司直接影响是股价上涨,如SST华新、荃银高科等。甚至由于其入局还改变了公司基本面,比如中南文化等。

也基于此,看到中植系出手,多数上市公司都会相互配合,彼此大赚。市场上跟风的投资者,也不在少数。中植系俨然是一位资本明星。

不过,在大块朵颐、快速获利的同时,中植系也招来了不少舆论质疑。

比如当下法尔胜出售魔山保理一事。

2020年2月5日法尔胜表示,欲卖出100%持股的全资子公司摩山保理,交易对方为汇金创展。由于汇金创展与法尔胜第二大股东江阴耀博的实控人均为解直锟,因此构成关联交易。

财报显示,2019年前10个月里,摩山保理营收2.35亿元,但净利润-6.36亿元。为何中植系会买入一家巨亏公司呢?

实际上,摩山保理与中植系早有渊源。2014年4月成立时,中植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出资9000万元占股90%。2014年7月,法尔胜控股股东泓昇集团接盘,中植资本90%的股权转让价为6亿元。2016年,泓昇集团将资产倒腾给上市公司,100%股权转让价格12亿元。现在,基于资产基础法评估结果,以4.03亿元摩山保理再回中植系怀抱。

值得注意的是,据2016年收购时公告,评估机构以收益法评估结果作为最终评估结果,摩山保理100%股权的交易价格为12亿元。

在这场重复买卖经中,据计算,泓昇集团赚了4.5亿元,上市公司法尔胜亏了10亿元。中植系看似持平,却被舆论质疑与控股股东合谋割了投资者的韭菜。

踩雷不断实控公司成色几何

实际上,身处翻云覆雨的资本江湖,即使作为业界明星,中植系及解直锟也有不少玩脱手的时候。

近年来,二级市场深度调整,中植系踩雷不断。如康美药业、康得新、长生生物等股票。

如果再细观其实控的9家上市公司,也似乎远没外表那般光鲜。

如当前实控融钰集团,以及入主康盛股份、凯恩股份,多因之前的债权纠纷。

据凯恩股份公告,控股股东凯恩集团与中泰创展存在债权债务关系,而凯恩集团尚未完全履行义务。凯恩集团如未按时向中泰创展足额支付款项,需将股票转让抵偿债务。中泰创展为中植系旗下重要资本运作平台,实控人为解直锟。

而入主康盛股份也是因债务纠纷,最终以债权折抵方式参与法院网络司法拍卖,中植系获得浙江润成持有的康盛股份4400万股股票。

显然,庞大资本版图中,也不乏劣质标的。

如康盛股份。2018年巨亏12.27亿元,2019年预告净利润亏损3.5亿元-4.5亿元,截至2019年9月底,康盛股份的资产负债率高达78.09%,账面资金只有1.03亿元,而短期借款为6.49亿元。

再看最新收购的融钰集团,业绩也不尽人意。据其此前发布的2019年业绩预告显示,当期净利润预计为700万元至1040万元,同比下降71.77%至81%。

至于易联众,截至2019年三季度,易联众扣非净利润亏损938.58万元,上半年保理公司亏损74.26万元。前三季度公司资产减值损失2952.20万元,同期应收账款达到8.38亿元与上半年末相当,其中上半年末应收保理款和应收融资租赁款4.05亿元,应收账款按组合计提坏账准备7504.96万元。

此外,入主多年的美尔雅情况也不乐观。2019上半年实现营收2.197亿元,同比减少2.52%;扣非后净利润亏损388.18万元。2019年三季度,依然未能改变亏损状态,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母净利润为-815.3万元,维持上年同期亏损水平。

中植系、解直锟万亿资本浮沉 9家实控公司成色几何?

再看*ST宇顺,自2012年至今,除了2013年和2016年盈利外,其余皆为亏损,2019年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63亿元,同比下降31.8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106.48万元,同比增长24.22%。

ST中南2018年巨亏21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又亏2.74亿元;ST准油也从2018年以来持续亏损。

单从业绩看,除融钰集团、凯恩股份、美吉姆保持盈利外,中植系其余实控公司的业绩可谓一言难尽。甚至从*ST宇顺、ST中南、ST准油和康盛股份的持续巨亏看,退市风险不小。

光鲜与挑战

如此现状,自然也考验着中植系的资金链条。

中植集团成立后,解直锟及其中植系逐步拥有多个运作平台,据媒体发现,中植系重要的投资平台包括信托平台中融信托、典当平台中泰创展以及多家财富管理机构等。

解直锟直接持有或控制达到5%以上的重要金融机构共有中融信托、中融基金、中融期货、横琴人寿、恒邦财险5家,其中最核心的,是解直锟持股比例达32.99%的中融信托。

2019年5月31日,中融信托由于开展房地产信托业务不审慎、信保合作项目尽职调查不到位、项目资金来源不合规等违规行为,被黑龙江银保监局处以合计罚款210万元的行政处罚。

公开资料显示,解直锟出生于1961年。1995年,中植系核心中植企业集团公司成立,解直锟任董事长。这一时期,该公司主要经营范围为木材、木制半成品,并不包括金融。彼时解直锟只有34岁。据新京报介绍,在1991年之前,解直锟还是地方印刷厂的一名工人。

这意味着,4年的时间,解直锟从工人一跃成为中植集团的掌门。

多年的运作,已经让中植系成长为一个巨大的资本帝国,公开资料显示,目前中植系已有信托、财富公司、并购基金、新金融、新能源及矿业板块等,总部分布于北京,拥有30多家全资、控股子公司,分布于北京、上海、黑龙江等多个省市。在纽约、伦敦、东京等设立分支机构。目前集团拥有员工近万人,总计资产规模超万亿。

中植系、解直锟万亿资本浮沉 9家实控公司成色几何?

图片来自企查查不完整截图

在2018年的胡润富豪榜上,解直锟家族以335亿元的身价跻身全球富豪431名。

不过,相比中植系高调彪悍的资本打法,解直锟一直被称为低调的神秘隐形富豪。其参股近20家上市公司,但直接控股企业较少。

然2019年以来,大佬解直锟一改低调作风,疾奔幕前。

2019年1月份,解直锟出任中植集团董事局主席。这一职位,他曾担任整整10年。这一次,是其卸任三年半后第二次上任。

同时,如上文所述,中植系开始渗入核心管理,接连成为几家上市公司的实控人。

对此,有舆论指出,此番风格变换或为中植系投资标的的短期布局,也或为推动旗下资产证券化。

第一种可视为中植系经验打法的扩容版,从往期看,其以独特的资本操盘打法,快进快出、精准卡位,曾在资本市场获利颇丰,比如转让美尔雅、入股荃银高科等。

第二种则是不失转型之变。中植集团目前旗下涵盖众多板块业务,不乏往期孵化或收购的优质实体标的,如通过产融结合方式,来推动旗下资产证券化,看点可谓不小。

不过,无论第一种,还是第二种,对于中植系及解直锟来说,都并非坦途。

首先一个,即是资金考量。

2019年9月2日,上市公司大名城发布关于转让子公司100%股权的进展公告,“中植系”未付清5亿元尾款。

公告显示,大名城全资子公司深圳名城金控(集团)有限公司作为转让方,按照协议拟于2018年11月9日,以25亿的价格向受让方嘉诚中泰文化艺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西藏诺信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转让名城金控原持有的中程租赁100%股权,中植集团为本次交易提供部分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不难发出,中植系也非时时刻刻都是金主。而结合上述实控公司的业绩表现看,从参股到控股、频频大手笔布局,必然需要大量资金支持,解直锟的压力不小。

其次,是市场及监管环境的变化。

证券业强监管时代的来临,降杠杆、预防系统性金融风险成为行业主频词。随着万达系、海航系、安邦系的各自浮沉,民营金控派系狂飙突进的时代已划上句号。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正在加速形成,资金的穿透式、合规化监管,让资本系野蛮生长的空间越发窄小。

2020年1月16日,证监会召开2020年系统工作会议。以防风险强监管为抓手,加强对杠杆资金和输入性、交叉性风险的监测研判;以促进优胜劣汰为目标,优化退市标准,启动公司治理专项行动,推动上市公司做优做强等成为年度工作重点之一。会议要求,推动上市公司聚焦公司治理、抓实合规底线、强化敬畏“上市”理念。

不难发现,随着股市日益成熟、制度日益完善。价值投资已成大势所趋,往期乱炒概念、快进快出、杠杆套利、坐庄收割投资者等野蛮打法正成为过去时。

以此来看,无论中植系还是解直锟,第二种改变或更为符合大势。

问题在于,放眼资本市场,习惯了逐短利、赚快钱的机构,鲜有转战实业成功的先例。尤其是在翻云覆雨、动辄亿元计收益的二级市场。除了调整打法,中植系及解直锟更重要的是如何调整大战略、大心态。

显然,不确定性与确定性交织中,坐拥万亿规模的两者远非外表那般光鲜,如何表现,首条财经将持续关注。

经济解读 经济热点话题2016 经济热点话题

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信息,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 高幸投资微信公众号

    高幸投资
    微信公众号

  • 高幸投资微博公众号

    高幸投资
    官方微博

  • 高幸投资理财师微信号

    高幸投资
    理财师微信号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0%的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