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翔狱中推动1600万捐款 应莹表示有需要应继续捐赠
宋冠宇 2020-02-07 来源:野马财经
肺炎疫情时时牵动着国人的心,在此情况下,接连两日,身在狱中的“私募一哥”徐翔两度出手,推动宁波中百和大恒科技为疫情捐助款项及物资总计1600万元。受此影响,两家公司的股价也迎来了不小的涨幅。

两家公司捐赠1600万元

疫情之下众志成城,“私募一哥”徐翔也出了一份力。 2月3日晚,宁波中百公告称,为助力疫情防控,公司大股东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泽添”)提议,捐赠1000万元用于购买医疗物资及设备,支援宁波地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其中,捐赠给宁波市红十字会和宁波市慈善总会各500万元,且本次捐助资金为公司的自有资金。

接着,2月4日,大恒科技公告称,在各地疫情防控物资相继告急的危机时刻,为切实履行上市公司社会责任,积极回馈社会,公司拟向北京市红十字会捐赠价值人民币600万元的口罩(若口罩捐赠量不足,差额以现金补足),积极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做出贡献。

徐翔狱中推动1600万捐款  应莹表示有需要应继续捐赠

徐翔狱中推动1600万捐款  应莹表示有需要应继续捐赠

上述两家上市公司都和徐翔有着密切的关系。 首先,宁波中百的实控人徐柏良是徐翔的父亲,而大恒科技的大股东郑素贞正是徐翔的母亲。
据知情人士透露,正在服刑中的徐翔在得知疫情后,与父母取得联系,建议他们推动上市公司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捐款;而后者及旗下公司旋即以股东身份,分别向宁波中百、大恒科技进行提议,并双双顺利通过了董事会表决。

徐翔狱中推动1600万捐款  应莹表示有需要应继续捐赠

2月4日晚间,徐翔的妻子应莹表示,此事她也是在两家上市公司发布公告后才得知。虽然双方正在打离婚官司,但对此她也表示非常支持,并认为如果有需要,上市公司可以视情况尽更大的力。 

值得关注的是,应莹表示,大恒科技旗下子公司的业务之一就是生产高端口罩。
公司公告等信息显示,大恒科技下属做口罩业务板块的公司应当是北京大恒创新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恒创新”)。该公司隶属于中国大恒(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93年。
该公司一直致力于信息技术产品的开发、生产、分销、集成、咨询和服务。且经营范围中包含销售机械设备、医疗器械I类的项目。

徐翔狱中推动1600万捐款  应莹表示有需要应继续捐赠

大恒科技在捐助的公告中未对此次物资进行具体的描述,本次大恒科技所捐助的正是自己生产的优空气防雾霾口罩。

这是一款新型主动排风式智能口罩,虽然主要用以防雾霾,且价格不菲,但其性能出色,非油性颗粒物过滤效率可达99.9%,俗称“N99”,远超“N95”型,且可以排出湿热气体和二氧化碳,解决佩带普通口罩引起的憋闷、勒痕、花妆、眼镜起雾等困扰。

捐款消息传出后,两家上市公司股价皆迎来上涨。 2月3日,宁波中百和大恒科技股价均以跌停收盘,2月4日,则分别收涨5.44%和4.92%。

前路几何?

从经营层面来看,两家公司近年的盈利状况似乎都还不错。 宁波中百2019年三季报显示,其前三季度营收为7.09亿元,同比下降2.39%,不过,公司归母净利润为4174万元,同比增长34.49%;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母净利润为3736.3万元,同比增长59.9%。 不仅如此,其经营性现金流也大幅上涨近300%。

徐翔狱中推动1600万捐款  应莹表示有需要应继续捐赠

另外一家公司同样呈现出营收下滑,净利上涨的状态。
 大恒科技于2019年三季报显示,公司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22.1亿,同比下降4.1%;实现归母净利润3173.8万,同比增长0.4%。另外,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母净利润为2620.4万元,同比增长7.6%。 宁波中百目前还未发布业绩预告,而大恒科技不久前发布了2019年业绩预告。 

公告称,经公司财务部初步测算,预计2019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300万元至8800万元,同比增加44.14%至73.76%。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预计同比增长66.05%至107.84%。 

进一步分析,宁波中百主要资产为“宁波第二百货商店”,该商场地处宁波市中心最繁华的天一商圈内,在地方知名度很高,人气兴旺,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现金奶牛”;与此同时,宁波中百还持有西安银行等优质公司的股份,2019年三季度利润的大幅增长,原因之一正是相关标的公允价值变动带来的收益增加。
至于大恒科技,除了高端口罩外,分别通过大恒图像、大恒集团(大恒光电)、中科大洋等公司,在机器视觉(AI)、激光产品(太赫兹)、融媒体(4K/8K技术)等领域深耕多年,各类产品和解决方案在人民日报社、新华社、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等机构平台中广泛使用。2019年8月,中科大洋还曾与联通、华为携手发布5G+超高清的融媒演播系统。
两家公司都有着优质的资产和不错的业绩。当然,众所周知,从股权结构来看,大恒科技的第一大股东是徐翔的母亲郑素贞,持股比例为29.75%,比前十大股东中的2到9名持股比例的合计还要多。但受到徐翔案影响,目前仍全部处于被冻结状态。
徐翔狱中推动1600万捐款  应莹表示有需要应继续捐赠

宁波中百的第一大股东是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泽添”),持股比例15.78%,尚被冻结着。西藏泽添则由徐翔的父亲徐柏良持股99%,其余1%由郑素贞持有。

自2014年徐翔拿到宁波中百控制权后,其股权结构弯弯绕绕,不禁让人回忆起当时的收购案。当年3月,宁波中百法人由龚东升变更为泽熙旧部徐峻,随后控股股东变成西藏泽添,其与资本市场上大名鼎鼎的泽熙为“兄弟企业”,实控人为徐翔父亲徐柏良。

2014年11月,大恒科技公告称,公司原控股股东中国新纪元有限公司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将其所持有的公司股份1.289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29.52%)转让给郑素贞(徐翔的母亲)。 

两个月后,大恒科技复盘后开始连续涨停,共收获5个“一”字涨停,此后随着大盘走好最高站上39.71元/股的高位,相对于股权转让前的10.21元/股,涨幅近4倍。但截至2月4日收盘仅有11.94元/股。 

徐翔在2015年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前,其家族所持宁波中百的股份市值为5.91亿元,而按照2月4日收盘价8.91元/股来计算,现有的市值已然缩水为3.55亿元。 自从徐翔被捕,这位曾经中国私募界的明星人物锒铛入狱后,他的老婆、亲人、朋友、旧部,以及相关公司的情况,依旧时不时地牵动着市场投资者的心弦。



金融理财类网站 投资观点 经济数据解读

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信息,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 高幸投资微信公众号

    高幸投资
    微信公众号

  • 高幸投资微博公众号

    高幸投资
    官方微博

  • 高幸投资理财师微信号

    高幸投资
    理财师微信号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0%的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