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建议的6600亿元“返税红包” 到底可行不可行?
紫龙同学 2020-02-07 来源:吴晓波频道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2020年的中国经济能否走出危机,关键看民营企业的抗击打能力,他们的账必须要能够算下去。——吴晓波

“能不能给民营企业发一只6600亿元的‘返税红包’?”2月5日,吴老师写了一篇专栏,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发问的背景,自是源于当下。
如今,各行各业或多或少,都遭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影响,其中负面性影响居多,部分民营企业的“病情”尤为严重。
旅游行业停滞、电影院关闭、餐饮零售做不了生意,连西贝这样的餐饮龙头企业都说,“现金流撑不到三个月”。 

与此同时,各类政策措施纷至沓来,试图为它们纾困。

据统计,自2月以来,上海、北京、深圳、苏州等城市率先出台了相应的政策和措施:

上海:2020年将继续对不裁员、少减员、符合条件的用人单位返还单位及其职工上年度实际缴纳失业保险费总额的50%;推迟调整社保缴费基数到3个月后。

深圳:提出计划免除市属国企在全国范围内自持的科技园区、工业园区内非机关事业单位、非国有企业租户2个月租金。

苏州:因疫情原因缴纳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确有困难的,可申请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困难减免。

但仔细一品发现,这类扶持大致可以归纳为“社保返还”“推迟调整缴纳社保基数”“个别税项减免”“减免租金”等。

吴老师认为,对于急需纾困尤其是困于现金流的民营企业来说,它们更需要的是真金白银。

因此他提出:

按2019年的数据,全国税收总额14万亿元,其中,民营企业占比56.9%,约8万亿元。如果出台一个应急性政策,向去年纳税的民营企业返还一个月的税金,约6600亿元。

截至到今天,这一提议在我们后台得到了不少读者支持,但也有人坦言:“这类惠民政策出台估计难度非常大!”

吴老师建议的6600亿元“返税红包”,到底可行不可行?这个红包又能产生多大的效果?还有哪些“非常规”手段可以采用?看看以下大头们的意见吧:

叶国富  名创优品全球CEO

返税提议好,鼓励纳税人多纳税,且透明、好执行

吴老师的返税建议非常好,好在哪里呢?

第一,可以鼓励纳税人多纳税,由此多为国家做贡献。

第二,该举措透明、可落地,而且好执行。

一个企业对国家就两个贡献,第一是纳税,第二是解决就业。

就目前的情况看,纳税还是排在第一位的。纳税多的企业充分证明其日常经营好、有竞争力,只是现在突然遇到紧急问题了,因而希望政府能在税这块返还一些,用以纾困。

其次,返税这个措施操作起来比较透明,中间很难存在权力寻租和腐败问题。毕竟,交了多少税是非常清晰的硬指标,而实际上返还给企业也是干货、硬货,对企业的帮助非常直接。

相比其他的政策措施,只有返税是能让企业实实在在感受到的。 

我们公司去年向国家交税接近8个亿,按照吴晓波老师提议的方法算下来,返税一个月就是近7000万。

与之相对应的,是今年春节以来,我们的销售收入起码少了4个亿左右,如果疫情到3月份才结束,我们企业因此蒙受的损失可能会更严重。

如果这笔税款返到手上,就可以大大对冲这次疫情带给企业的巨大损失,我算了下,能减轻我们20%左右的负担,剩下的80%我们自己想办法扛。

吴老师的这个提议,我第一时间发到朋友圈,有上百人给我点赞,都认为这个是目前看到的最好的方案。相比之下,返税才是硬货,是真正帮助到企业。

马军生  管理学博士  经济学博士后

一个月税的建议可行,这样也会倒逼国家行政体制改革

个人觉得,吴晓波老师提出的6600亿元“返税红包”这个建议挺好的,也是能实现的。
因为民营企业交的税费这部分能够算出来,也就可以按照一定的比例返还给企业。
当然如此一来,财政的压力会很大,需要压缩政府部门开支。实际上,这些年政府一直提倡机构精简和缩减开支,但真实开支并没有真的降下来,眼下疫情期间,通过大规模返税也可以倒逼行政体制改革和政府职能的转变。
不过,从执行层面来看,这一政策更需要中央牵头和协调。
地税和国税合并之后,地方有了一些权限比如延缓缴纳税款,但除了少部分地区,大部分的地方政府没有权力直接出台任何一个税收减免或优惠政策。
所以我们看到目前地方政府出台的政策,主要是围绕社保和减租,基本没有直接涉及到税,而这些举措缓解企业短期现金流压力的作用非常有限。

另外需要看到,不同地区调整社保政策的承受能力也不同,比如上海可以但东北就有困难,所以更需要国家层面统一出台税收政策。

当然,有些政策实际操作起来,本身也有成本,因此在政策出台前要把问题想清楚,要对于政策、减税的成本和收益做充分评估。

此外,类似的措施还可以考虑尽快解决政府部门、国有企业等拖欠民营企业款项的问题。

葛玉御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研究部硕士生导师  “一带一路”会计研究中心秘书长

向民企返还一个月的税收初衷好,但实施起来难度较大

向全国民营企业返还一个月税收的政策初衷是好的,但可行性需斟酌。

因为我国税收的返还路径主要是由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属于政府间的财政行为。现实中存在的部分地方政府对当地符合条件企业的“税收返还”,本质上是财政上的奖励,扶持特定区域、特定行业的发展。

退一步讲,即便可以在全国范围内由政府向企业返还一个月的税款,但只针对民营企业,而不考虑国企,也会因不公平而难以实施。

我觉得比较具有可行性的“减税降费”政策主要包括:

第一,适当减免一季度受疫情影响比较严重的部分行业的增值税。主要包括旅游、餐饮、住宿、交通运输和为防控疫情提供支持的相关行业;

第二,加大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六税两费”的减征力度。

财税[2019]13号文明确规定,对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可在50%税额幅度内减征资源税、城市维护建设税、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印花税、耕地占用税和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附加等,可在此基础上,加大减征力度。

比如,对受疫情影响严重的中小企业,可申请一季度房产税和城镇土地使用税暂免征收。

此外,还应更大力度奖励企业捐赠。

比如,对今年参与疫情相关捐赠的企业,不受税前利润12%限额扣除的约束,或提高限额扣除比例。

王世渝  企投会首席学术委员  富国富民资本董事长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税收政策,需要组合拳

退税自然是一种好方法,但大量优质企业和创业者并没有缴纳所得税,因此,在缓解疫情造成的经济问题时,需要打一套组合拳。

我认为中小企业群体扶持措施应该包括:

1. 大力鼓励消费,通过鼓励消费来支持中小企业和服务业,消费的钱从哪里来呢?就是商品和服务降价;

2. 建议给所有在职人员、退休人员人均发放不低于1万—10万元人民币的无息消费贷款;

3. 国家通过调节激发中小企业活力,把降税降费的红利转移到消费者那里,消费也是最快速提振经济的法宝;

4. 政府补贴;

5. 税收减免;

6. 削减行政支出,调整财政支付项目。

经济解读 经济热点话题 投资热点问题

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信息,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 高幸投资微信公众号

    高幸投资
    微信公众号

  • 高幸投资微博公众号

    高幸投资
    官方微博

  • 高幸投资理财师微信号

    高幸投资
    理财师微信号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0%的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