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系”资本大败局:13个月自救无果 231亿消失
无冕财经 2019-10-18 来源:无冕财经
三年拿下3个壳公司后,换来的是40亿债务和200多亿市值蒸发,国家一级作家赵锐勇和他的长城系正在自吞苦果。

“你想想,天目药业一个空壳,要价10个亿,谁买啊?”谈及 “长城系”资本困局,一位知情的壳掮客笑道。

从277亿总市值到46亿,5年不过南柯一梦。

赵锐勇旗下3家上市公司,每一家都泥足深陷,10个月内,他所持上市公司股份总计24次被司法轮候冻结。

13个月的自救旅程,没有曙光。

一个个救星来了又走了,留下的是3.5亿元借款纠纷,还有越来越艰难的3家上市公司。

但在资本的幻梦里摘取过虚幻果实的国家一级作家,身为编剧的赵锐勇,他的资本美梦未醒。

深陷40亿债务一年多后,赵锐勇和“长城系”依旧未找到出路。

10月14日晚间,根据长城影视发布的公告,2018年最后一个季度亏掉7个季度的净利后,2019年前3个季度公司继续亏损逾4000万元。次日,长城影视股价收跌3个点,市值仅剩下16.6亿元,只有高光时期的十分之一。

“长城系”资本大败局:13个月自救无果  231亿消失

3天前,“长城系”上市公司长城动漫发布公告,因涉嫌虚增利润、隐瞒关联交易和重大到期债务,公司与赵锐勇等人被四川证监局出具警示函。在长城集团深陷40亿债务泥潭的这13个月,这家公司的市值已经蒸发至13.1亿元。

同样困难重重的,还有长城系的天目药业,曾经的中药第一股。

与监管处罚、持续亏损相伴的是,长城集团被多家金融机构起诉。10月15日晚间,长城动漫再发公告,因为控股股东长城集团部分股份质押存在违约情况,国海证券、天风证券等已向法院提起诉讼。

危机爆发13个月,5度求援,结果是在泥潭中越陷越深,赵锐勇和他的长城系还能等到白马骑士吗?

3年时间火速拿下3家上市公司,但赵锐勇最核心的资产,依然是长城影视。首先要保住的,也是长城影视,但能保得住吗?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3个月内,赵锐勇3度成为失信被执行人。

东方财富网数据显示,长城集团持有的1.7亿长城影视股份仍处于质押状态,占其持股比例的87.2%,这意味着长城集团很难再通过质押股份获得现金流以解燃眉之急。

2019年9月16日,长城影视公告称,控股股东长城集团89.23%的长城影视股份被轮候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 32.37%;此外,因被强制平仓,赵锐勇所持股份在8月遭遇被动减持。

违约、强平、“老赖”,笼罩在赵锐勇与“长城系”头上的阴云久久无法消散。

即便想竭力保住长城影视,但在2018年债务危机爆发之前,赵锐勇已经卸任长城影视法人代表,由其兄弟赵锐均接任,长城影视董事长一职也被转给赵锐均。但与赵锐勇退居二线相伴的,是长城影视董事长赵锐均的不断低位减持。

据长城影视7月29日晚公告,其现任董事长赵锐均在2019年2月11日到2月15日之间,累计减持股份120万股,几乎卖光了手里的无限售条件股,减持均价不到4.2元。

危难时刻,亲兄弟拆台,知晓内情的长城影视董事长也认为公司难以拯救了?

手里3家上市公司,无一不被长城集团的债务风波席卷。

16.48亿元,这是天目药业的最新市值,“中药第一股”的风光俱往矣。这个数字,与2016年1月11日高点45.89亿相比,缩水30亿元,甚至远低于2016年初赵锐勇入场时的20多亿元。

“长城系”资本大败局:13个月自救无果  231亿消失

在“长城系”陷入债务危机后,卖掉天目药业和长城动漫,保住长城影视,这是赵锐勇的自救之路。

知情人士透露,他卖掉天目药业和长城动漫的盘算,2017年便开始了,他的求救之举,远早于外界所看到的。

“17年我们当初和老赵谈卖壳的时候,他希望把天目药业和长城动漫都卖了。”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当时天目药业的股份按照10亿出售,长城动漫按照12-15亿出售,以降低他们家的负债。”

在2014年-2016年那个疯狂炒壳的年代,赵锐勇高歌猛进,以高明的手段先后拿下江苏宏宝(后更名为“长城影视”)、四川圣达(现“长城动漫”)和天目药业三个壳。

但他却没有好资产装进去,无论是天目药业还是长城动漫,都没有给他带来多少收益,反倒让他背上巨额债务,为长城系爆雷埋下伏笔。

“天目药业他也没有什么资产可以装进来,他想玩资本运作也没有成功,老赵自己买不到好的资产,非要搞个铁皮石斛,结果也是一地鸡毛。”一位与之打过交道的金融界人士透露,2016年入主天目药业后,因陷入与汇隆华泽的上市公司控制权争夺战,耗了他不少钱,据公开报道,他拿下天目药业的成本在8亿左右。

在长城集团深陷资金链问题时,为了保住长城影视,他只得将天目药业和长城动漫出手。

“长城系”资本大败局:13个月自救无果  231亿消失

但时移世易,属于“壳”的疯狂年代已经落幕,无论是天目药业还是长城动漫,都早已没那么值钱了。他为所持天目药业股份开出10亿的加码,结果是找不到接盘者。

“现在好壳也就6亿到10亿的价格,创业板也可以操盘借壳,壳价格大幅下滑。

像天目药业这种纯壳,基本上没有人买了。”上述知情人士解释道,“上市公司没有什么资产,一旦装不进去新资产壳就砸手里了。”

直到2018年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长城集团”)爆雷,这两个壳也没能卖出去。

2018年9月,长城集团终于宣布引入战略投资者青岛全球财富中心开发建设有限公司(“青岛全球财富中心”),后者计划给予长城集团13.5亿,代价是天目药业的实际控制权。

但短短3个月后,双方对簿公堂,让赵锐勇与长城系陷入3.5亿元的债务担保纠纷,天目药业卖身以失败告终。

这次求援失败后,长城集团在官网宣布,与之江新实业将引入多项资金为长城影视文化集团及旗下子公司纾困,之江新实业设立于2018年11月,注册资本500亿元。但之江新实业与浙江省转型升级产业基金等共同出资100亿元、组建浙江省上市公司稳健发展支持基金,驰援“长城系”亦无果。

直到2019年3月17日,天目药业等“长城系”上市公司公告,长城集团第二次引入外援永新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永新华”),原定后者对长城集团增资扩股不低于15亿元,筹码依然是天目药业与长城动漫的股权。

这一次,在收到交易所的问询函后,再无结果;一个月后的4月21日,长城集团向科诺森(北京)环境工程技术有限公司(简称“科诺森”)寻求股权合作和15亿资金援助,尽管长城集团表示当时不打算转让天目药业的控制权,但并未披露确切的计划。

当月,科诺森频繁进行信息变更,股东、法人代表以及管理层均大变,此后“长城系”再未公布双方合作进展。

6月20日,四度求救无果后,长城集团旗下3家上市公司又一次发布公告,拟引入上海桓苹医学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桓苹医科”)开展股权合作,对长城集团进行不低于15亿元增资扩股。

值得一提的是,15亿元,这个数字和长城集团在引入横琴三元、科诺森等救援方时的完全一致。工商信息显示,桓苹医科成立于2019年3月28日,注册资本仅1000万元,两名自然人股东刘成久和谢滔分别认缴950万元和50万元。

4个月来,双方的合作进展再无消息,天目药业和长城动漫仍然握在赵锐勇手里,只是,这是两个巨大的负担,2019年的10个月内,天目药业的股份9次被司法轮候冻结,长城系三家上市公司股权总计24次被司法轮候冻结。

“你想啊,他们家出事儿也不是最近的事,2017年的时候就已经很难了。”上述知情的金融界人士表示,“所以你觉得真的会有人来救他吗?”

与赵锐勇入主后的高光时期相比,天目药业市值缩水逾30亿,长城影视市值蒸发超过143亿,加上长城动漫,三家上市公司市值消失了231亿元。


经济解读 中国经济解读 经济热点话题

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信息,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 高幸投资微信公众号

    高幸投资
    微信公众号

  • 高幸投资微博公众号

    高幸投资
    官方微博

  • 高幸投资理财师微信号

    高幸投资
    理财师微信号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0%的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