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经理:在这个流氓横行的时代
阿信 2018-07-02 来源:阿信往事
做风控的时候我以为耍流氓的都是信托经理,凭什么这个不能改,那个不能改,凭什么这个取得不了,那个取得不了,欺负我老实啊?等做了业务,这才知道,不是信托经理耍流氓,是桥那边的客户耍流氓:不能改……不行……没有……爱咋咋滴……。他耍流氓不要紧,也带着信托经理开始耍流氓,在桥对岸失去的阵地,在桥这边我要补回来。 ​

我今天终于明白了“斯文败类”这四个字的含义,如果说不会耍流氓的信托经理不是成功的信托经理,那么“斯文败类”就是指“斯斯文文但却失败的一塌涂地的一类人”,简称“斯文败类”。

做风控的时候我以为耍流氓的都是信托经理,凭什么这个不能改,那个不能改,凭什么这个取得不了,那个取得不了,欺负我老实啊?等做了业务,这才知道,不是信托经理耍流氓,是桥那边的客户耍流氓:不能改……不行……没有……爱咋咋滴……。他耍流氓不要紧,也带着信托经理开始耍流氓,在桥对岸失去的阵地,在桥这边我要补回来。

信托经理:在这个流氓横行的时代

15年底信托成立的时候成本是9%/年,到了16年,企业也赶风发债,一下子资金充裕了,不仅充裕了,而且还有了余粮,贫下中农家里有了余粮,就思索着把之前灾荒年份借地主家的高利贷提前还上。贫下中农舞刀弄剑到了地主家,把粮食往地主家门口一堆,喊道:“地主老儿,快出来收粮,我要提前结束这笔高利贷了。”想那年饥荒,跪地砸坑乞粮,而今,坑犹在,汝膝尚疼否?好说歹说,降了成本,没有提前结束,到了17年底,贫下中农忽然说:“地主老儿,爷们儿没余粮了,老子的钱还不上了,你看着办吧。”你坐在地主家门口的门墩儿上,背靠着地主家厚厚的院墙,翘起二郎腿,拿一根细铁丝掏着牙缝里的残渣,掏出来了,用舌头又裹进嘴里,品着残渣的余香,暖暖的阳光照在你的破棉袄上,棉袄里的虱子被阳光一照也活泛了起来,你浑身瘙痒,左挠右挠。你此刻快活得很呢,可是你却摆出了一副死的模样给我看。

我说趁着现在公司还可以给你放信用,你赶紧提笔信用吧,你轻摇折扇,笑而不语,觉得信用成本太高了;我说趁着公司现在有额度,别嫌带抵押的成本高,落袋为安,成本还要涨的,你觉得我在忽悠你,想赚你的银子;我说,我现在给你做不了新增了,别的信托给你你就要,千万别犹豫,可你还想比比价。现在好了,你打秋风打了个空,跑到我家来,横尸一躺,耍起了流氓。

你耍了流氓,可我还得赔笑:“别别,进屋先吃碗面,有话慢慢说。”

可这年头儿,耍流氓的就他一个人吗?

我做个资管的通道,企业还不上钱了,媒体不问青红皂白,直接把这屎盆子摁我头上,投资者也绕过资管来找我。我发声说明一下这是个通道,又被骂冒着主动管理的风险,只挣了个通道钱。我不吭声,这屎盆子就直接扣我头上了,我吭声,还有盆屎在旁边儿等着你,难道我的头天生就是用来顶屎盆子的吗?

我做个政信项目,刚落地,承诺函到手里还没捂热乎呢,政府就开始收承诺函,猴急猴急的,一会儿发个文说这个函无效了,一会儿发函要求金融机构几个工作日内必须邮寄回去,这就算了,上周又市场疯传政府马上就要开启流氓模式,降息降息降息、延期延期延期、不还不还不还,不配合债务整改的,还要被采取相关措施。消息不管真假,反正一个影子流氓在市场上横冲直撞,他一出来,大家跟着振奋一下,要看他挥刀砍人了,可等了好久,居然是个提不起刀的影子,一群人又作鸟兽散去。

我做个股票质押的项目,最近大盘就是银河,为啥?疑似银河落九天,落九天啊……。爷们儿做好了平仓的准备了,忽然,强平不允许了,也行吧,可是好歹出个文儿,我也好拿着给投资者说不是我不平,是有人不让我平,我得给投资者一个交代。只听喊贼,却不见捉贼的公文,我跟着声音去抓贼,抓贼的说我耍流氓,没有公文凭什么抓他,我不去抓贼,老百姓又骂我是护着流氓的流氓。

我去拍卖个土地抵押物,盼星星盼月亮,终于要拍卖了,赶紧拍卖完,我好赶紧把钱给了投资人,我终于要解脱了。结果呢,拍卖头一天,国土局告诉法院不能拍卖,啪啪啪,掷地有声地给了三个理由!气得我浑身发抖,我一个个反驳回去,可是,我是秀才您是兵!

行了行了,你们都耍吧,再耍下去,我也耍流氓。

怎么耍?

我……

我不给你们催流程!


金融理财类网站 经济数据解读 2月宏观经济解读

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信息,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 高幸投资微信公众号

    高幸投资
    微信公众号

  • 高幸投资微博公众号

    高幸投资
    官方微博

  • 高幸投资理财师微信号

    高幸投资
    理财师微信号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1人表态,100%的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