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监管“戒律”施压下的信托业生存指南
吴婧 2018-05-21 来源:中国经营网
“资管新规出台后,最明显的变化就是窗口指导更‘可怕’了。可以说,此前信托​高速发展的制度红利已消失,26万亿元里面究竟有多少份额可以实现可持续发展,现在到了检验的时刻了。”一位东北大省的国有信托公司相关负责人坦言,“早在4月初,省银监局就针对市场乱象,来我们这儿进场检查80天。”

说易做难。

“资管新规出台后,最明显的变化就是窗口指导更‘可怕’了。可以说,此前信托高速发展的制度红利已消失,26万亿元里面究竟有多少份额可以实现可持续发展,现在到了检验的时刻了。”一位东北大省的国有信托公司相关负责人坦言,“早在4月初,省银监局就针对市场乱象,来我们这儿进场检查80天。”

2018年4月27日,经国务院同意,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国家外汇管理局联合印发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银发〔2018〕106号,以下简称《意见》)。

致力于打破刚性兑付的《意见》携着一股自上而下的强大推动力,正对信托行业产生极大的影响。

强监管“戒律”施压下的信托业生存指南

资管新规“紧箍咒”

信托制度是一种拥有悠久历史和强大渗透力的财产管理制度。比较而言,中国的信托产业发展经历的本土化历程是较为艰辛的。1979年,在经历了近30年的断代史后,中国人民银行在考察英国、日本等国信托制度后批设了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信托本土化进程重启。中国的信托公司设立初衷是作为引进外资的工具,后来却成为了金融业改革创新的探索平台。

根据中国信托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截至2017年末,全国68家信托公司管理的信托资产规模突破26万亿元,达26.25万亿元,同比增长29.81%,较2016年末上升了5.8%,信托资产同比增速自2016年二季度触及历史低点后开始回升。

在国海证券分析师靳毅看来,2016年证监会对券商资管和基金子公司做出净资本约束,导致其相比于信托公司在资本成本上的优势不再,同年7月,《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出台,提出银行理财资金投资非标只能走符合监管要求的信托通道,因此通道业务从券商资管和基金子公司直接回流信托,信托业规模增速出现快速反弹。

然而,好景不长。“资管新规的落地,对信托业短期来说,其实是负面大于正面。”一位股份制银行创新产品总监对记者强调,在他们的资管业务中,非标占比较大。资管新规对信托银行的非标业务影响极大,会压缩现行非标规模。“目前投资方向为基建和地产,减少资管中间业务收入,对信托公司通道业务影响很大。”

当下,信托公司需重新审视所处的金融监管环境,以便结合自身资源禀赋、市场竞争优势等条件,尽快谋划和适应资管市场转型。

华创证券分析师洪锦屏认为,资管新规的靴子落地,配套的监管措施将会重塑行业的经营业态,2018年规模增长的压力较大,报酬率指标的改善是个缓慢的过程。“我们认为较低成本获取融资、优良资产的获取能力及风险管理水平三者将成为判断信托公司未来成长空间的重要指标。”

强监管“戒律”

资金来源、资金运用以及资产配置是货币配置的三个主要构成因素。资产管理行业的发展以及监管的演进也正是按照这三个因素展开。

2017年1月,银监会下发《信托公司监管评级办法》,从八个方面对信托公司进行评级,将其分成三大类六个级别,不同监管评级的信托公司可以开展不同范围的业务;4月,银监会下发《信托业务监管分类试点工作实施方案》,正式启动了信托业务监管分类试点工作,将2016年信托业年会上关于信托业务划分标准付诸实践;银监会先后发布了有关“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十乱象”等方面专项治理的多份监管文件(行业将其简称为“三三四十”),对银信合作和信托公司的通道业务、房地产业务加以规范;8月,银监会下发《信托登记管理办法》,至此信托业正式建立了统一登记制度,市场规范化和透明度大大提升;9月,信托登记系统正式上线运行;12月,银监会出台了《关于规范银信类业务的通知》(行业将其简称为“55号文”),重新定义并规范银信类业务及银信通道业务,且将财产权信托纳入规范的范畴;2018年1月6日,银监会发布《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正式禁止各类资管产品等受托资金投资委托贷款,导致非标投资放款渠道通过信托贷款的需求更大;1月,证监会禁止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专户、私募基金投资信托贷款,银行理财只能通过信托贷款实现非标投放;4月,资管新规正式发布。

在信托领域,刚性兑付是行业的“潜规则”,即使信托产品出现违约,信托机构也多会承担兜底的责任。但事实上,刚性兑付并不是信托法律关系或正常业务中的一项义务,只是一种在操作层面上可能存在的恶性现象。

《意见》列举了认定为刚性兑付的各种行为,明确刚性兑付行为或者属于监管套利,或者属于违规经营,均需进行规范或纠正,并由监管部门或人民银行予以处罚。

值得一提的是,信托行业违约在近一年来正呈现出加速暴露的态势。2018年年初至今,已有上海国际信托、中融信托、中江国际信托、英大信托、山西信托、渤海信托等至少6 家信托公司的项目出现兑付危机,信托行业的流动性压力不容小觑。靳毅认为,信托行业2017年的增长和今年以来违约事件的增多看似相悖,实则均指向信托行业即将面临深刻的变革。

在靳毅看来,在资管新规的要求下,信托打破刚兑势在必行,但也将导致信托对高净值客户的吸引力大大下降。

转型主动管理

前述东北大省的国有信托公司相关负责人向记者慨叹:“强监管下,业务确实不好做了。从去年末的时候,我们的通道业务就不让做了,现在窗口指导也越来越频繁,必须回归本源。”

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游宇撰文认为,近几年来,信托行业发展增速也出现疲态,行业发展短板被逐渐放大,信托行业整体呈现出大而不强的局面,通道业务占比较高,主动管理能力仍有待提升。信托行业也面临着产品净值化调整、去通道和清理资金池的压力,短期对行业形成了一定的冲击。

过去银行更多地将信托看成一个“通道”的角色,对信托公司的主动管理能力信赖度不高。银行对信托公司来讲,是以净资本和净资产授信作为一个确定业务合作的基础。一位大型信托公司风控总监认为,信托公司现在要做的,一个是要提高产品的设计能力,另一个是增加资产的配置能力。

靠通道业务为支撑的外延式发展模式无疑正面临巨大压力。如果信托公司还是以传统方式做通道业务、房地产开发贷款业务、政府融资平台,或将与宏观政策导向背道而驰。

国海证券相关人士认为,信托公司应大力推进财富管理业务,特别是家族信托业务的发展。开展家族信托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其不仅可以改善传统资金信托业务中产品期限短、资金成本高的劣势,有助于信托公司向主动管理的资产管理业务转型,还可以以家族信托为入口,深度绑定客户几十年的投融资需求。

近几年,行业内不少信托公司加快了对家族信托业务的布局,按照客户的特色化需求,为其提供相应的定制化家族信托业务。另一方面,资管新规出台后,提升资产管理水平成为行业共识,而基金化业务成为一个很好的发力点。

这是因为:一方面,基金化业务要求信托公司在传统的债权融资业务外,更多地对接权益类资产的投资,有利于倒逼信托公司加强主动管理,积极开拓私募股权(PE)投资、并购基金、产业基金等创新业务;另一方面,随着新规出台刚性兑付被打破的预期增强,信托公司通过这种基金化、标准化的产品设计,可以利用组合投资有效分散风险,摆脱过去单一产品带来的集中风险,逐渐实现向净值型产品的过渡。

靳毅认为,信托业应紧密围绕“一带一路”倡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及国企混改等国家重大产业政策方向开展业务;另一方面,要助力新兴产业的发展,通过采取股权投资、“股权+债权”等多种金融服务模式,来支持医疗健康、环保科技、新型能源、文化产业等国家鼓励的行业发展。

金融理财类网站 经济热点话题2016 2017经济热点话题

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信息,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 高幸投资微信公众号

    高幸投资
    微信公众号

  • 高幸投资微博公众号

    高幸投资
    官方微博

  • 高幸投资理财师微信号

    高幸投资
    理财师微信号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1人表态,100%的人喜欢